天津支边青年在敦煌——回忆录

来源:本站原创  2016年01月15日  阅:  字体:

回忆录

李玉华

  我叫李玉华,市运管所退休职工,原天津市第八中学学生。1955年,响应祖国号召到大西北参加支援西北建设,当时我也报名。经过批准,1955年6月7日坐火车告别了家中亲人,来到了荒凉的西北。当时很天真的我还觉得很自豪,很光荣。到了酒泉地区后,我被分到了敦煌县,后又分到农村供销社,当时分了两位女同志,我和薛万桐,她在反右派时说错了话,大会小会批斗,当时由于人年轻,没有经过那样的场面,想不开就上吊,有人发现,经过抢救才脱离了危险。后来,她调到棉花公司,2年后回天津就再也没有回来。

  我在二区供销社工作时担任记帐员、统计,在工作中一直老老实实没有犯过任何错误。1957年,我和敦煌人张继善结婚,在这期间也调到四区供销社工作3年。在1962年的精兵简政运动中,供销社主任甘泽枝到县上开会,回来给职工传达了会议精神,当时要求每人都要写申请,为党分忧解愁,支援农业第一线2至3年后回单位工作,由于我当时年轻又没有社会经验,为了很好的表现自己,再也没想太多,再说我从小在大城市长大,换个环境磨练一下也是必要的。2、3年原回单位上班,全体职工都写了申请,我们夫妻二人也写了申请,过了一段时间后,我们两人都批准了。下放以后,被分到甘家堡四队落户,当时举目无亲,房无一间,地无一寸,自己还幼稚,想几年后还回单位工作。

  到了农村以后,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简单,我们两在农村一切都不懂,都要从头开始,社员对我们也有很多的看法,有的说把这些人弄来干啥,他们连麦苗、韭菜都分不清,能干啥,根本不能劳动,这明明是叫社员来养活他们吗,对我们冷眼看待,我听了后心里很难过,心想挺挺就过去了。当时我们是借住别人的房子,经过和队长商量才给了一点地方盖了房子,关于我回单位工作的事,找了有关部门领导,他们说2至3年回单位这话没有根据,是传言,没政策,再说你找的是敦煌人,也不是没有家,你现在也是敦煌人了,怎么能恢复你一个人工作呢?全国有多少人都下放了,都像你这样要求回来工作,那怎么办?我说我的情况和别人不一样,他们说那也不行,没有政策,回去好好劳动吧!当我听了这话后,心里很气愤,党的政策由你们说了算。2至3年回原单位工作是你们说的,现在没有这种说法也是你们说的,到底是怎么回事?那时也不敢多问。生活困难,当时我已经是3个孩子的母亲了,我想离开敦煌回天津,可我又放不下3个孩子,没有办法就把女儿送回天津请家中老母亲代我抚养,一直到10岁才领回来。工作的事我再也不敢想了,现在一心要把孩子门拉大成人,所以每天都不旷工,按时出勤,挣工分,每天早出晚归,硬着头皮干活,啥也不去想,别人干啥活,我就干啥,不叫人看不起,每天干的全身疼痛,就这样坚持,吃的是粗茶淡饭。在文化大革命时,生产队的劳动也很紧张,每天起五更套车拉沙,晚上开会,有时还要夜战,上工前先请示,晚上收工前要汇报,真的什么苦和罪都受过来了。为了生活,几年后社员们对我也有了好看法,对我的生活也给予了关心和帮助,后来社员们把我选成记工员,每天下午给他们记工分,就这样在农村生活了20年。

  1982年,天津老母亲来敦煌,也到县上找了有关部门反映实际情况,但是得到的回答还是没有政策,不好办,再就是安慰。也给酒泉地区反映,回答是和当地有关部门协商解决,有时我也想,由于自己太年轻了,思想单纯,只凭一点热情,紧跟党走,结果落到这样的下场。这20年我也活的很苦闷,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,所以养成人很孤单、孤僻,不愿意接触人,特别不想进城,不想和我一起来的人见面,总觉得自己过得这样叫别人看不起,所以几年都不进一次城。

  1982年,城市市民到农村的人又返城,我也就开始往公安局跑,要求进城,当时我大儿子已结婚,女儿也有了对象,二儿子参军,家中只有10岁的小儿子和我,我为了进城又跑了一条小路,好不容易才把户口解决,第二年又把丈夫和女儿的户口转到城里。

  在城里没工作,生活没有依靠,经劳动局介绍来到了车办室(运管所)当临时工,每天就给过往车辆开路单。由于工作表现好,也能算帐,1984年就在营业室工作,主要给运输户结算运费,收取管理费,又要给税务局代收税费,还要收款,工作很忙碌。在工作中兢兢业业,小心谨慎,也没有出现任何差错,1986年转为计划临时工,就这样一直到1995年也到了退休年龄,单位领导对我亚游ag8官方网站|官网以后的生活很关心,叫我再去找一下有关部门,结果我又开始为我今后的生活问题向市政府、信访办公室、人事局来回跑,运管所的领导也向有关部门反映。当时信访办公室的肖主任对我的事很关心,很重视,叫我又写了我的情况,市政府王喜成也给了我很大的支持,经过多次反映实际情况,我个人也跑了快1年,才给予解决。1996年3月18日,在市委信访领导小组会议讨论得已解决,工龄按1955--1962年(8年),1982--1996年(13年),由于我退休年龄已超过2年,可以就只按8年加11年共19年来算。在农村20年没有算工龄,我在运管所期间工作一直很好,在工作中自己保持小心、细心、耐心,工作中不出错,所以年底被评为先进工作者。

  我在敦煌的四个孩子

  大儿子,张力生,1958年8月28日出生,在财政局工作,高中文化。女儿,张雅萍,1961年3月19日出生,现在打工,初中文化。二儿子,张津生,1962年11月24日出生,在物价局工作,大专文化。小儿子,张耀生,1970年6月18日出生,原五金公司职工,现下岗,初中文化。


作者:佚名 责任编辑:敦煌档案
关于我们|法律声明|网站地图|在线投稿|联系我们
主办单位 敦煌市档案局·敦煌市档案馆
Copyright © 2015~2017 亚游ag8官方网站|官网网 All Rights Reserved.·陇ICP备16000192号
技术支持:雨青网络科技